左轮

这家伙是来嗑冷西皮的。

🥲

本来说要在春节假期搞cp,结果喝酒醒酒喝酒醒酒喝酒醒酒喝酒醒酒。呃。

褴褛者杂记2.0

上一棒:@夏杞思 

下一棒:@寺岛树书 

[图片]


褴褛者说

清晨的空荡荡我们用队伍填满

一株盆栽,死于金色的暴晒

我浇灌它用二十年后的海

体温闪亮,绞碎晨风

白色剥落是熟稔的红


褴褛者说

日升的空荡荡我们用忍咽填满

喉中生出层层绿藓

舌苔。熄灭照往她的灯

眼睛看清她的死

我埋葬她用二十年厚的土

我记录她用不被记录的记录


褴褛者说

正午的空荡荡我们用婴儿填满

规范啼哭。整齐的泪水

不同的灵魂躺进同样的摇篮

晃动。晃不动。

圆润的脚趾在地底生根

汲取死于昨日的虫...


2022已读及重温书目😁

一月份


1《搏击俱乐部》恰克·帕拉尼克

2《达摩流浪者》杰克·凯鲁亚克

3《冷血》杜鲁门·卡波特

4《雷蒙德·卡佛访谈录》

5《齐马蓝》阿拉斯泰尔·雷诺兹


二月份


6《魔山》托马斯·曼

7《鼠疫》阿尔贝·加缪

8《老无所依》科马克·麦卡锡

9《烧纸》李沧东

10《存在主义咖啡馆》莎拉·贝克韦尔


三月份


11《卡利古拉》阿尔贝·加缪

12《西西弗神话》......

春寒料峭

写着玩的。


夜间,我听到湿淋淋的脚步声。篝火不知何时已经熄去,天上的星子遮掩在云层之后,林中蒙着薄薄的雾,风是潮湿的,湿淋淋的脚步声就混在风声里。我握住手边的长剑,在薄雾中静默地屏住呼吸。

原来那声音是雨。

雨势渐疾,一片亮晶晶的绿叶在在夜风中飘飘悠悠地下沉,落在了湿漉的地面上。我凝神等了半晌,仍是没能捕捉到先前的脚步声,却也无心再睡,只好戴上斗笠,在夜雨之中继续我的奔逃。

我喜欢雨,但师父不让。师父说过,雨太寻常,一下就是两三天,而危险往往就藏在寻常里。

自我有记忆起,便跟着师父一路南下,他传我一招剑法,还教我如何用这一剑杀人。

第一条命属于一个丰腴的妇人。

那日午后,我们......

[高 峰/王启杰] 天有眼

原作:酒店风云

配对:高峰/王启杰


昨天的被吃了,全文走🧣:脸怎么蓝了

[方礼信/杨耀华] 人来疯

原作:致命24小时+神探大战

配对:方礼信/杨耀华

summary:what if庸医成功杀掉了盲女,而那晚出警的👮‍♀️,是魔警。


死者的鬼魂会扮作回忆纠缠你,催促你陪它一齐下地狱;死者的鬼魂会附在你耳畔低语,重复你想要掩藏的杀人动机;死者的鬼魂会蜷缩在你的伤口里,阻挠表皮细胞对于愈合的每一次努力。死者——你的亡妻,浑身光裸地站在泳池的中央,她还牵着那条死去的狗,她说她最喜欢你微笑的模样。

杨耀华睁开眼睛,黑暗在天花板上流动,仿佛与梦魇连结在一起。他捂着小腹上隐隐作痛的伤口起身,在困倦的勾缠中蹒跚下楼,浑浑噩噩穿过客厅,推开大门,踏入庭院。天光已经微亮,深...

[韦俊轩/程 天] 地缚灵

原作:战毒

配对:韦俊轩/程天


感到痛苦的时候,就去做一场梦。

屯门有条单车径,起点在蝴蝶湾,一路通往天水围。道路两旁水木明瑟,有骑手走马观花,且行且歌,心旷神怡;也有骑手心无旁骛,专注车道,目不转睛。韦俊轩是走马观花的浪漫骑行者,但若是兄弟三人一起,他会冲在最前方,美其名曰帮后面两位破风;程天则会析微察异,找准时机超车,往往最先抵达终点;许修平奋力追在二人身后,蹬车蹬得力倦神疲,不过从不言弃。

一日惠风和畅,天色蓝得像不曾有人抵达过的海,三辆单车先后路过便利店,又嘻嘻哈哈依次倒回去。兄弟三人跳下车,坐在便利店门外饮汽水。程天照例嚼上一颗薄荷糖,韦俊轩忍不住逗他:“阿天...

[高家朗/高家俊] 神不知

原作:飞虎之潜行极战

配对:高家朗/高家俊


高家朗试着摁下某种情绪。在行走时摁下、在训练时摁下、在吃饭时摁下、在洗漱时,——在洗漱时镜中的自己有两颗眼珠,一颗是黑的,另一颗也是黑的。而高逸泰有两个儿子,一个是黑社会生的,高逸泰说这个儿子是他的污点;另一个是李英兰生的,高逸泰说这个儿子是他的骄傲。

高家朗是黑社会生的,高家俊是高逸泰的骄傲。

你年幼时幻想过将父亲劈成两半,你不要会发怒的那一半;你年幼时幻想过将自己劈成两半,你不要期待着父爱的那一半;你年幼时幻想过将世界劈成两半,你不要有弟弟的那一半;你年幼时幻想过将弟弟劈成两半,你不要,你不要将弟弟劈成两半。你想要他完整。你想完整地要...

[曹元元/贺 俊] 鬼推磨

原作:反贪风暴4+逃狱兄弟2、3

配对:曹元元/贺俊


曹元元被调离赤澳监狱的那一日,东头湾落了一场大雨,云层翻涌,狂暴雨丝抽中瘦削脸颊,惹出一声讥诮冷笑。押解人员动作粗鲁地推他肩膀,喝道:“你笑乜嘢?上车!”

曹元元挣动一番,抬起戴着镣铐的双手,将被雨水浇塌的头发向后捋了捋,露出一双阴刻的黑眼睛:“阿sir,听说我要调去的监狱条件很艰苦。”

两名押解人员没有答话,沉默地推他上车。曹元元隔着雨幕回望了一眼身后的赤澳,舌尖抵住牙齿,似一条蛇在忍耐吐信子的欲望。你们这样做没用的。他想,钱到哪里都好用,别的监狱也会像赤澳一般被他用钱买通,养出一条条蛀虫。

许是雨天路滑,车速缓...

庄宝·写给星期五早晨不看海的人(6)

 没检查错字,回头再说吧。


6


午后的广场弥漫着几丝檀香味儿,香烛贩子装完逼,云淡风轻地挥手与小龟作别。此君一静下来,模样便有些怪异。如同一只灵巧的猫被岁月锈蚀成了孤单的石像。石坚莫名觉得,这位兄台不该是一副沉静面容。然而旁人神态是动是静,性子是飞扬跋扈还是沉默内敛,与自己并无干系。石坚一边拉着小龟离开人头攒动的庙口,一边按了按轻微作痛的太阳穴。刚照面时,他就觉得香烛贩子的眉目与小龟有几分相似,待到香烛贩子的脸上褪去了所有浮夸的表情,石坚愈发觉得两人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忍不住询问小龟:“你不会真有什么远房表弟远房表哥之类的吧。”

小龟抿嘴笑笑:“哥哥你想什...

1 / 10

© 左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