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轮

你好,我是葛千。

扑人怎么又嗑我cp。

连着两天看我推空砍。

按睛明穴.gif

逆子加油,二十二岁,你的赛季还长着呢。

我cp真乱套。

害羞。😊

别再这样做。

好好加油。

不用回复我。

👍🏾

🤣

申诉机会还有负数呢?

屏蔽的是讲述起名改名行业的那篇闲聊,就这么着吧。

搞冷西皮真的挺爽的。


孩子们加油。✊🏾

害虫(3)

科怀伦纳德/保罗乔治


贾莫兰特入住的酒店紧邻着一家雪场,透过窗子就能望见纯白的雪坡。毕竟保罗乔治每次来多伦多,都要找“去滑雪”这么个蹩脚的借口。年轻人回到套房的时候他的养父正蜷在沙发上打游戏,纹着猛兽的双手抓着一个可爱的游戏手柄,在暮色的笼罩下显露出不可思议的柔和。莫兰特躁郁了一路的心情忽然就放松下来,扒了扒头顶上的脏辫:“我想去吃自助。”

“你今天不是去见在ins上认识的模特了吗?没和她一起吃饭?”

哪有模特,只有伦纳德。年轻人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张冷得掉冰碴儿的脸,忍不住耸肩:“她不热情,我就回来了。你今天没去滑雪?”

“Kid。”

乔治低头笑了笑,语气有些无奈:“别戳破我。”...

歧路亡羊(2)

2

这话问得有意思。

江寻用戒尺敲了敲掌心,冷声道:“还不至于。”

晨雾散尽,微风穿林而过,托起一片淡淡的血腥气。日光从交错的枝条间漏下来,照及尨茸的野草。

身材高大的森林公安在江寻的注视下绷紧了肩膀,满脸戒备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“超自然事物外放处理局,营州分队队长,江寻。”

超然物外局素来行事隐蔽,名声不显。眼见对方仍是一脸防备,江寻隔空指向一名昏倒在地的警员:“我与你们张队合作过,他能够证明我的身份。该我问你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宋晁。宋江的宋,晁盖的晁。”

“晁盖是吧,医疗人员在路上,你既然还醒着,就留在这里等待支援。”

“想走?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?”宋晁神色...

害虫2

科怀伦纳德/保罗乔治

2

问得不错。凭背叛。凭曼恩。凭四年推心置腹。凭五年牢狱之灾。合上车门的那一刻,伦纳德目光沉郁地向外瞥了一眼。将年轻人打发走的伊巴卡转悠回来,单手撑着车顶,小拇指勾了勾鼻尖,问道:“要动他吗?”

伦纳德摇头。

伊巴卡笑了笑:“这小家伙命还挺大。”

的确。不是所有人十八九岁的时候,都有保罗乔治这样的人罩着。科怀伦纳德的眉心拧出一道深痕,保罗乔治去南卡罗州是七年前的事,那时候莫兰特多大?

七年前的乔治倒也不曾向伦纳德隐瞒他救了一个孩子,毕竟向来做事漂亮的人忽然一身伤实在是惹眼。伦纳德也上了去接乔治的那趟飞机,那天天气很糟,飞机晃得厉害,随行的医生晕机晕得不敢下手。...

齐 柏 林 飞 犬

侯岳歪着脑袋,试图与笼中那条母狗对视。传闻中性情温顺的萨摩耶并不睬他,而是以一个脊柱高高拱起的古怪姿势趴在脏兮兮的垫子上。眼神冰冷,毛发虬结,时不时龇出深红的舌头和黑紫的牙床,像一匹落难的狼。侯岳敲了敲狗笼,兴致盎然地感慨:“原来狗也会驼背。”

“别逗它。”角落里冒出一声劝告,"它刚打完排卵针。”

母狗躁动不安地竖起了耳朵,柔软的下腹随着呼吸的节奏急促地缩放。——它的肚子很瘪。回忆被勾了一下,侯岳蓦然忆起前阵子看到的那些挤挤挨挨的幼犬:“我记得它才生完没多久?”

“这是繁殖犬,这辈子除了下崽儿不干别的。之前还有条公狗,打针打的那玩意儿都缩不回去了,最后病死了。”

好家伙。...

1 / 9

© 左轮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