左轮

这家伙是来嗑冷西皮的。

庄宝·写给星期五早晨不看海的人(5)

原作:毛骗+异物志

配对:邵庄/杨羽 石坚/归明

声明:他们属于彼此,不属于我。


5

 

忽然间,翅膀扇动的声音掠过耳畔,侧首望去,只见一只蓝冠短尾鹦鹉落脚于梨木笔挂,满身鸟羽翠绿欲滴,仿佛在那枯木之上藏了一缕春意。杨羽瞧了几眼,忍不住伸手去逗弄,这鹦鹉非但不怕人,还亲昵地蹭他指尖,——羽毛的触感温热绵软,像一团从梦里飘出来的云。

“它喜欢你。”邵庄在一旁端着茶杯说道。

杨羽促狭地挑动眉梢:“你养的鹦鹉,在喜好上随你倒也正常。”

邵庄低头笑了笑:“何川死了,问题的关键还是在登州。”他说着拿起一沓照片走向窗边的白板,一张接一张地贴了上去,又一笔一画地写上六个名字:李书雨、杨嵩、何川、石坚、路平、邢志强。

既像同学录,又像生死簿。

杨羽托着下巴数了数,死了三个,还剩三个,并且全部都和物件有关,当真人杰地灵。

今日天气回暖,邵庄只穿了件黑色防风外套,微微昂着头打量贴在白板上的照片。他身姿挺拔,若一株逆光的树。杨羽凝视邵庄狭长背影,心想这厮当年藏身于五人组楼下,也是如此刻一般立于贴满照片的白板之前,双手插兜,扮一副深沉模样。初遇时的唇钉与耳环,不过是为了让他看走眼。却又在日后相处中裸露出部分真实内里,算作抵偿。

“回神,小宝。”邵庄似是背后生眼一般打断了杨羽的神游,抬手在邢志强的名字下面打了个勾:“邢志强还活着,并且将他的老同学们耍得团团转,那个登州科技大学少年班还真是挺有意思。”

“说起来,包哥今天应该已经把电脑送过去了。”杨羽扯过一旁的监听耳机,“我来听听没头脑和不高兴聊什么呢。”

邵庄若有所思地开口:“小龟其实很聪明。”

“你可别因为他长得像我就给他加分,”杨羽听着耳机里的动静,噗嗤一声乐了,“没头脑让不高兴带他去庙里辟邪。怎么着,通会大师,”他扬眉看向邵庄,“有没有兴趣重操旧业?”

“是该陪他俩玩玩了。”邵庄不紧不慢地整理好茶盘,转身走向杨羽,“可我跟你还有话没说完。”

杨羽放下耳机里的石龟对口相声,斟酌着开口:“我也不是那么着急听,要不——”

蓝冠短尾鹦鹉蓦地飞了过来,好整以暇地落在邵庄肩膀。两对儿乌黑的眼珠同时望着杨羽,令他觉得这一幕十分有趣。“怎么,你们哥俩都有话说?”

“我养的鹦鹉在喜好上的确随我,但我对你的喜欢和它对你的喜欢却有着霄壤之别。”邵庄将鹦鹉接到手上,垂着眼睫抚摸几下,“鸟兄心无杂念,我有。”

喜欢。杨羽听到这个词就发怵。他喜欢过赵宁,喜欢过小娴。喜欢赵宁时太年轻,不肯坦率承认;喜欢小娴时有口难言,无法与她交谈。他也喜欢邵庄,他当然喜欢邵庄。相遇时一副扑克牌可以有来有往,相交时一盘象棋可以自天黑鏖战至天明。可离别时,他却没有邵庄那么淡定。五年前做不到,五年后也做得勉强。

“你就欺负鸟兄不会说话吧,还霄壤之别。”杨羽指了指监听耳机,“我先去会会没头脑和不高兴。”

邵庄颔首:“你撒幅,我做金点,一会儿见。”*

“干嘛啊半仙。”杨羽乐了,“突然考我唇典呢?”

“转移话题而已,不然我怕你一细想霄壤之别就闹别扭。”邵庄语气温和,还替杨羽取来外套,“走吧,不高兴有钥匙,去晚了来不及和他们俩碰盘。”*

原来邵半仙所谓的转移话题是指转个三百六十度又回到原点,也合理,毕竟五年前的邵庄也扔过棋。杨羽无奈地笑了:“邵庄。”

或许是他语调里的躲避意味太明显,邵庄轻叹一声,默许了他的退缩。

 

庙口的广场上有不少卖香烛的摊位,杨羽观察片时,挑了个低头玩手机的摊主,三言两语把人骗走,旋即鸠占鹊巢地扮作了香烛贩子。正午的日光很足,晒得人浑身发懒,他仰在躺椅上半眯着眼睛观察周遭,一双眼尾微微上挑,活像只在太阳底下打盹儿的狐狸。

约莫等了三五分钟,那双狐狸眼便瞥见远处有两个年轻人拉拉扯扯地往庙口走,正是没头脑和不高兴。以往都是通过邮票打量这二人,乍一看到活的,感觉还挺亲切。待人走得近了,杨羽埋头整理两下围巾,再抬首时脸上的表情已经活泛起来,他目光热切地冲着没头脑招手:“小兄弟是来拜五爷庙的吗,买几柱高香再进去啊?”

没头脑很是听劝,扯两下不高兴的袖子,说道:“我去买几柱香。”

“买什么香买香,我看你像香。”不高兴拎着没头脑的后领把人往回拽,后者被前者拽得踉跄,树獭一般抱住前者的手臂才稳住身体。

杨羽眼珠子一转,冲不高兴嘘了一声:“这位小哥,五爷庙灵得很,你可不兴在庙口乱说。”他又指了指没头脑,“小兄弟,你可有点黑云罩面,我劝你诚心拜一拜,不然千万别买基金。”

不高兴闻言非常不高兴:“我——”

没头脑一把捂住不高兴的嘴:“哥,人家叫你别乱说。”他又将脑袋转向杨羽,“这香怎么卖啊哥哥?”

“来五爷庙都是拜财神,求财么,得有舍才能有得,你给你推荐几柱——”

“等等等等。”没头脑一脸懵地打断杨羽,“我不是来求财,我是想驱鬼,驱那种穿红衣服死的厉鬼。”

“你胡说八道什么呢?”不高兴狐疑地看了没头脑一眼。

杨羽啧了一声,面露惊讶之色:“驱鬼那你可拜错码头了,小兄弟,你这是要看事儿。”他冲没头脑勾勾手指,倒是不高兴率先凑近了他。杨羽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在两位年轻人眼前晃了晃,“还好你们今天遇上我了,我一朋友就是专门看事儿的。此人叫通会,驱鬼这事儿啊,你们得找他。”

不高兴对此嗤之以鼻:“我没见过鬼,倒是见过不少人装神弄鬼。”

“你没见过,不代表别人没见过。”杨羽语气轻佻,一双冒着精光的狐狸眼意味深长地盯住没头脑,“鬼找上你是有事相求,我说得对吗,小兄弟?”

没头脑立即撒开不高兴的胳膊,一把搂住杨羽,目光诚恳得就差给杨羽跪下了:“大师救我,你说得太对了。”

一旁的不高兴臭着脸将人拉开,警告道:“你再乱搂别人我揍你你信不信!”

“我就一卖香的,不是什么大师。”杨羽抚平被没头脑扯皱的衣服,适时地端起架子,“今天遇上你这撞鬼的小兄弟,可是够耽误生意的,您二位既然不买香,麻烦让一让,别挡住其他人。”

没头脑一听就急了,不顾不高兴的阻拦掏出五百块钱拍在摊位上:“香我买,麻烦老板你给我指条明路。”

“我对你彻底无语了,小龟。”不高兴叹口气,“回头让大姐帮你买点核桃仁补补脑。”

杨羽笑着指了指没头脑的衣服口袋:“路不就在你口袋里么。”

没头脑困惑眨眼,不高兴眉心一拧,立刻伸手去掏没头脑的衣兜,翻出一张印着通会大师地址的名片。“呦呵,你还真有两下子,”不高兴将没头脑挡在自己身后,冷面霜眉地磨着后槽牙,“什么时候塞进去的?”

杨羽若无其事地耸肩:“雕虫小技,不足挂齿。”

 

*唇典(江湖黑话) 撒幅(做广告) 做金点(算卦) 碰盘(见面)


-TBC-

评论(11)
热度(74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左轮 | Powered by LOFTER